奥斯卡 最佳动画短片 失去" />

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,都是关于失去……

来源:综合猫眼电影编辑:尹欣2016-03-02 18:14分享

相对于最佳动画长片,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似乎是一个很少被关注的奖项,却有着悠久得多的历史。

奥斯卡从2004年开始设立最佳动画长片奖,而最佳动画短片奖的历史却可追溯到1932年,历年获奖、提名的短片都可说是代表了当时动画行业的顶尖水平。

而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,似乎都围绕着一个共同的主题:关于失去的悲伤。提名、获奖的作品都想象奇绝,耐人寻味,不信,你看。(以下内容涉及剧透)

获奖影片|《熊的故事》(智利)

导演:Gabriel Osorio Vargas

片长:11分钟

影片从一段美妙的八音盒音乐开始,机械齿轮上的金属熊玩偶随着音乐做出有节奏的动作。

闹铃响了,熊爸爸开始了一天的工作:修理玩偶。

打开儿子的房门,小床上却只有一只玩具熊。

拿着妻子和儿子的玩偶,独自喝咖啡。看看怀表里的时间和妻儿的相片,该上班了。

原来他是一位拉西洋镜的街头艺人,靠为孩子们表演木偶剧维生。他在路中央摇起了铃铛,果然吸引了一位熊孩子。

熊孩子央求父亲,要来了一块金币,开始观看木偶剧。从小小的窥视孔中,画面展开,是熊爸爸一家,其乐融融。

突然,一群戴大檐帽的人侵入了动物们居住的公寓,带走了各种动物,熊爸爸也被抓走了。

他和其他动物一起,被带到了马戏团,每天为观众表演,忍受驯兽师的鞭打凌辱。

他学会了表演骑自行车,休息时身上绑着沉重的锁链。终于在一次演出中,他骑着车逃走了,回到了他的旧居所,却没有发现家人的踪影。他伤心得哭了。

这时他的妻子儿子出现了,一家人幸福地团聚。

表演结束,天真的熊孩子很满意,把金币交给了熊爸爸。

熊爸爸送给他一只风车,望着他开心离去的背影,长舒了一口气。

相比另外几部提名作品,影片的故事与画面不算最出彩,但主题和呈现方式却更加符合学院派评委的口味。

这部智利动画短片和14年的奥斯卡获奖动画短片《哈布罗先生》有几分相似,都是带有金属质感的温情作品。

泪点低的看完会泣不成声,西洋镜中通过机械传动塑造的神奇世界,却是影片的最大亮点,用一段戏中戏呈现了美好愿景和悲伤现实的对比,流露出淡淡哀伤。

也许我们此生无法再相见,可是我最爱的家人啊,在我的幻想世界里,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,带着无限温柔。

这是关于失去亲情的悲伤。

提名|《没有宇宙我们无法生存》(俄罗斯)

导演: Konstantin Bronzit

片长:16分钟

一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基友,一起参加宇航员训练,为探索浩瀚星空做准备。

两人都是训练营中的尖子选手,但其中一个明显比另一个更优秀,却总罩着自己的好哥们。

两个人会在宿舍里把床当作蹦床,幻想自己登上了太空,玩得太嗨撞到了天花板,却赶紧装作若无其事呼呼大睡,原来是教官查房。

离心力训练结束,两人都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糊弄教官,再结伴去厕所吐得一塌糊涂。

睡在同一张床上,一起读从小读的书,《没有宇宙我们无法生存》,沉沉入睡。

抢被子,滚下床,一起下象棋,有爱得不行。

终于,优秀的那个成了宇航员,略逊色一些的成了后备宇航员,两人都如愿以偿地穿上了铁皮宇航服。

火箭发射当天,两人拍照留念,隔着宇航服击掌拥抱,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声让人会心一笑。

后备宇航员在监控室里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上太空,为他的勇敢由衷地鼓掌。

但悲剧还是发生了,火箭失去了信号,监视屏里飘满雪花,稳定之后,只看到破碎的那本《没有宇宙我们无法生存》。

他发狂地试图推动失控的操作台,却被拽走。

没了好基友,宿舍里来了一个严肃脸宇航员,在床底下垫箱子,和电脑下棋,睡觉戴耳塞。

后备宇航员几乎失去了生命体征,成了一具僵尸,任凭他人如何使劲,也无法脱下他的宇航服。

他站在火箭发射点不停跳跃,想要找寻自己的好兄弟,却被当成精神病拖走。

科学家把他推入X光扫描仪,发现他在铁皮宇航服里缩成一团,切开了他的头盔,他却不见影踪。

向上望去,才发现天花板已经被他撞穿。

也许在梦里,靠着床的弹力,他终于在太空里和好基友重聚。

这部脑洞大开的俄罗斯动画短片,配色复古,充满了荒诞的黑色幽默和隐喻,却有着温暖的情感内核,网友纷纷被虐哭,感叹如果这都不算爱。

从什么时候起,私奔殉情都成了可悲可笑的傻事?

在任何时候,我们共同的梦想都不能缺少你,因为没有宇宙,我们无法生存,对我来说,你就是宇宙。

这是关于失去友情的悲伤。

提名|《今夕何夕》(英国)

导演:唐·赫兹菲尔德

片长:17分钟

影片设定在未来,人类依靠克隆自己,得到了永生。

第三代复制人Emily通过时空穿梭技术,找到了三岁的初代Emily。

“你是……奶奶?”

“不,严格来说,你是我奶奶,我是你的第三代复制人。”

三代向初代描述了人类的未来,克隆人的记忆都是数字化的,三代继承了初代和二代的全部记忆。

而没有条件克隆的穷人,可以选择去世亲人的脸皮撕下挂在机器人上。

科学家还培育出了没有大脑的人类样本David,陈列在博物馆里供人们观赏研究。

通过记忆投射,三代Emily告诉初代,自己是如何用三段恋爱消解了这277年的孤独。

第一次,她爱上了月球上的一块石头,石头完全不会和她交流,却对她有致命吸引力。这段关系因为三代Emily的工作调动无疾而终。

第二次,她爱上了一个油泵,却因为一只外星小怪兽而很快终结。小怪兽整天跟在她身后,只会胡言乱语,七年后,她主动选择了离开。

第三次,她爱上了一个和她一样的二代复制人David,继承了初代David的全部记忆,但因为早期复制技术不完善,David的身体出现了各种故障。

这是她最难忘的一次恋爱,最终因为David的死而结束。

在那之后,她常常独自坐着,毫无缘由地感到悲伤。但她却为自己的悲伤而自豪,因为“这证明我还活着”。

最后她告诉了初代Emily,她穿梭时空回来找她的真正原因。

“人类完蛋了。”

虽然克隆技术为人类提供了永生的可能,阶级却依旧存在,混得不好的下层复制人,只能将自己掷入太空碰碰运气,却常因大气摩擦燃烧而死,成为了一颗颗耀眼的流星。

天真烂漫的初代只着漫天的流星说,“真美!”

三代答道,“确实很美”。

因为三代的生命在不久之后也将结束,她特地回到现在,向初代采集一段已经被她遗忘的珍贵记忆。

“这是我和妈妈在散步……这还是我和妈妈在散步……”初代用稚嫩的童声描述着眼前浮现的画面。

“是的,这段记忆,将是我未来这些日子里,最大的安慰”。

三代就此告别,初代Emily回到了熟悉的家中,对自己说,“真是开心的一天呀!”

影片简洁抽象的画面和背后深刻的寓意构成了巨大反差,就如同三代Emily成熟沉稳的声线和初代的童真童趣。

相比《没有宇宙我们无法生存》,这部英国动画短片的脑洞开得更大,将视角面向了全人类。

这是关于失去爱情、失去记忆的悲伤。

提名|《桑杰的超级团队》(美国)

导演:桑杰·帕特尔

片长:7分钟

《桑杰的超级团队》是皮克斯出品的一部动画短片,讲述了一个爱看美国超级英雄动画的印度小男孩,和父亲所笃信的传统信仰之间的冲突与和解。

在不耐烦地跟着父亲祷告的过程中,小男孩脑补出了一个美国超级英雄和三位印度神——战争女神杜尔迦、保护之神毗湿奴、猴神哈努曼——合力打败坏蛋的故事,由此对传统教义产生了敬畏,与父亲达成了无声的和解。

这是关于失去信仰的悲伤,却有着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。

影片根据导演亲身经历改编,在片末致敬了父亲,父子两人的合照充满了温情。

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,却在皮克斯强大的制作水平之下妙手生花,流畅的动作和精致的画面,应该是为影片赢得最佳短片提名的杀手锏。

提名|《序幕》(英国)

导演:理查德·威廉姆斯

片长:6分钟

《序幕》是83岁高龄的加拿大动画大师理查德·威廉姆斯的新作,整部作品通过铅笔绘制完成,讲述了2400年前,斯巴达人和雅典人之间一场惨烈的战争。

这是关于失去和平的悲伤。

短片画面美轮美奂,动作飘逸流畅,人物情绪饱满,但提名也许更多地,是出于对笔耕不辍的老艺术家的敬意。

理查德·威廉姆斯曾凭借1973年的《圣诞颂歌》赢得第45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项。

在他将近60年的动画导演生涯中,指导并参与制作了多部优秀的动画长片、短片,其中就包括被誉为独立动画传奇之作的《小偷与鞋匠》。

还曾为1988年的电影《谁陷害了兔子罗杰》制作动画效果,为影片赢得了第61届奥斯卡最佳视效奖。

2002年,他制作了一套面向专业人士的教程DVD《动画是生存手册》,系统地总结了几十年的动画制作经验和表现技巧,为整个动画行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失去是人生中无法回避的一环,而失去的悲伤是人类永恒的主题。

套用《今夕何夕》中的一句,“悲伤代表我们还活着”,悲伤也会提醒我们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因为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记忆、信仰与和平,都有着被夺走的危险。

综合猫眼电影

相关阅读
推荐微信